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雪斋

博客灯下书痴话,砚池边上度春秋。淡看人间百态图,轻描素宣千姿秀。

 
 
 

日志

 
 

【转载】由来朝日便倾心——戴进《葵石蛱蝶图》探析(下)  

2015-12-30 00:09:01|  分类: 绘画艺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来朝日便倾心——戴进《葵石蛱蝶图》探析(下) - 林夕逸尘 - 夕林阁由来朝日便倾心——戴进《葵石蛱蝶图》探析(下) - 林夕逸尘 - 夕林阁

 

明 陆治 端阳即景图

133.1cm×64.2cm 上海博物馆藏




第二首,“层层锦绣向阳开,不用三郎羯鼓催。日午风前逞娇媚,纷纷蝴蝶过墙来。弘衮”。题款后有“科第中人”(白文)、“洛阳张顺书印”(朱文)。经查《明代传记丛刊》,可知:


张顺,字弘裕,杭州右卫人。天顺间由举人授沔扬州学。正丁内艰服阙补平度州,已而又改定州。顺为人高迈闲旷,襟抱洒洒,工讽咏,善古琴。三为学博务,以弦歌化人。积官六年不迁,意淡如也。平生勇于为义,乡人沈明当忤县令陆枢。枢欲陷之死,适井中有尸,竟坐明。明被拷掠,不得已诬服。枢入觐,嘱丞毙之狱。顺闻之,往告丞曰:“人命至重,君职为丞,当平反冤系,以补令缺。顾可杀人以媚人邪?”丞悟转闻其事于上,明得不死。


史料记载张顺活动于天顺年间(1457—1464),为人正直,淡泊名利。善长古琴诗咏。

这一首诗文大意:一层层的蜀葵花迎着太阳开放,无需唐玄宗打着羯鼓一般催促。蜀葵花迎着太阳尽显娇媚,吸引了蝴蝶纷纷前来。“三郎羯鼓催”为典故,羯鼓催花,唐代南卓《羯鼓录》载,唐玄宗喜好羯鼓,曾载内廷击鼓,并且自己作了一曲《春光好》,正赶上庭院中杏花开放。此诗与徐叔勉之诗非常接近,描写蜀葵花开的旺盛,借物抒情。

第三首,“锦彩翩翩五色胥,蜀葵花外探芳旉。年来不作庄生梦,却爱滕王旧图画。橘隐”。题款之后有“钱塘莫璠图书”(朱文)印,莫璠,字仲玙,钱塘人,隐居西湖,与刘泰为诗友。史料对其生平记载甚少。

这首诗的诗文大意是彩蝶纷飞,环绕在蜀葵花周围,探寻到花朵的芳妍美丽。近年来,作者已经不再抱有庄周梦蝶的人生哲理,反而寄情于滕王画蛱蝶的美好愿景中。“庄周梦蝶”的典故,其意义被不断丰富,“失意文人多由蝴蝶的飞离联想到自身抱负成虚,进而含蓄却又强烈地批判整个不公地政治现实。”23关于滕王画蝶的典故,其中滕王李元婴(630—684),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有李元婴“亦善画”。宋代陈师道《题明发高轩过图》有“滕王蛱蝶江都马,一纸千金不当价”。又有宋代周紫芝《题赵侯画沧江远岫图》“自从剪得吴江水,不爱滕王蛱蝶图”。“滕王画蝶”的典故,在本诗中指代追求仕途功名不顺,转而畅想如滕王一般自在画蝶的乐趣。本诗所传达的意象,与有着隐者身份的莫璠非常贴合,不求名利,愿寄情生活本身。

第四首,“长养风来破锦葩,寻香扑艳疌(蝶)交加。自惭许国心徒赤,不及区区向阳花。刘泰”。题款后有“刘士育”(朱文)印。经查《明代传记丛刊》,可知刘泰生平:

刘泰,字士亨,钱塘县人。负奇志,特立不群。景泰天顺间隐居武林城中。好学笃行,肆其余力于诗,精丽奇伟,为一时绝唱。每一篇出,则竞相传诵,南北之士来客江左者,归必得泰一诗以取重乡里,否则虽金珠满堂,不足夸诩也。风雪重萧然环堵,人不能堪,泰吟咏自得,无几微忧愁抑郁之意。

以上史料可知刘泰也是品行高节的隐士,擅诗文。庞元济《虚斋名画录》著录印章为“刘士育印”,刘泰字士亨,可能为庞元济误记之。刘泰的活动时间同为天顺年间(1457—1464)。

本诗的大意为,阵风拂过,花朵更加艳丽,散发的香气引来蝴蝶们的追逐。对于自己并没有尽忠报国之心感到惭愧,相比蜀葵终日朝向太阳,心中不免感叹自己的无力。作为隐士的刘泰,有此类感慨也合情理。忠君报国的想法是知识分子们的最高理想。把太阳比作君王,将终日朝向太阳的蜀葵花比作有抱负的臣子。此类咏蜀葵的诗文很常见,宋代王镃在其《蜀葵》有“花根疑是忠臣骨,开出倾心向太阳”。同为隐士的明代诗人王恭在《黄蜀葵》中有“芳心曾为太阳倾,云叶离离玉露零”。

画上作题画诗的四人,均生活在杭州或附近地区,活动时间重叠在明景泰年间(1450—1457)与天顺年(1457—1464)。且均擅长诗文,为人品行高洁。除张顺外,其余三人多有隐逸的身份。四首题画诗所描写的意象与画面内容可对应,均抓住“蜀葵”“蛱蝶”两个内容进行创作和引申,只是各诗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前两首在于状物,后两首在于抒发个人际遇。据记载,戴进曾作《西湖图》(此图现已散佚),

刘泰在画上题赞:“戴进胸中有丘壑,挥洒新图使人愕。”从时间上看,四人的生活时间与戴进晚年在杭州的活动时间有重合处。由此也可推测,画中题跋的四位诗人应当与戴进以及此画的受画者“奎斋”同为一个交友圈子。

回到最初的疑问,“奎斋”为何许人也?戴进究竟为何创作此画给“奎斋”?通过四首题画诗释读以及对戴进晚年归杭后的生平了解,可以给出一个相对有力的推论。“奎斋”本人虽无从考证,但戴进画名卓著,能够得道戴进的画作也并非普通人的能力所及。另有一幅《耄耋图》30,传为戴进所作,画中有款“静庵为奎斋写”,钤“钱塘戴氏文进”印。

画中描绘芭蕉、蝴蝶和猫,有借猫与“耄”,蝶与“耋”的吉祥之意。画中隐含的辅证《葵石蛱蝶图》的信息为,“奎斋”为戴进的友人,《葵石蛱蝶图》可能与《耄耋图》一致,有为“奎斋”祝寿的吉祥之意。

那四位友人的题画诗是怎么回事呢?明代诗友之间唱和颇为常见,特别是吴门的文人之间。一幅画中有多位友人的诗文唱酬题跋非常多见,如陆治的《梨花双燕图》,画上题满了如文徵明、文彭、陆师道等人的诗文。那么此幅作品上的题画诗可以理解为四位友人应“奎斋先生”的邀请即兴题写的唱酬之作。因此才会出现四首诗中均无祝寿或者端午意象,仅围绕所能看到的蜀葵与蛱蝶本身进行歌咏。


2. 与端午时令有关的绘画


蜀葵因花期在农历五月,所以多出现在各种与端午主题相关的图像中,与蜀葵类似的花草还有石榴花、萱花、栀子花、艾草、菖蒲等。与戴进生活时间相近的画家们也多有描绘,如沈周(1427—1509)《蜀葵图》、唐寅(1470—1523)《蜀葵扇面》、陆治(1496—1576)《端阳即景图》等。其中沈周生活时间与戴进多有重合,其他人多晚于戴进,且均为吴门画家。

沈周《蜀葵图》,现藏于美国纳尔逊美术馆,作于1475 年,纸本设色,纵126.5 厘米,横36.9 厘米。画中一块太湖石屹于前景的小土坡上,蜀葵花开,墨色清润,枝叶也浓淡有致。

这张画无论构图,还是画面花与石的安排都与戴进的《葵石蛱蝶图》惊人的相似。画中左上方有沈周的题跋:


十年不见耕云翁,发虽点雪颜如童。大儿扶翁入城中,买药欲试丹砂功。五月五日初相逢,酒逢为写葵枝红。赖翁看花岁一度,三百甲子开方瞳。畏斋俞先生久不相见,七年五月五日邂逅百花洲上,童颜华发精神烨然,与道旧葵下,颇类班荆故事。其□器民度在侍,因索画意之。敬画此并题,乙未。沈周。

沈周的题跋给出了这幅画完整的线索。五月五日,好友俞景明、俞民度父子重逢于百花洲,因民度父子之请,为俞景明作《蜀葵图》。从题跋中可知,俞景明已经年迈,更是前往城中试“丹砂”,俞景明有道教的信仰,丹砂功有长生不老之意。也都象征祝寿、长寿的含义,而蜀葵作为端午节的吉祥花类,倾向太阳的习性,也常与活力相关联。所以,沈周的这幅《蜀葵图》不管是画中题跋还是画中内容都透露出端午节浓浓的吉祥气氛。

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唐寅《蜀葵图》,扇面,金笺墨笔,纵16.3 厘米,横45.8 厘米。此画右边绘画,左部题诗。单看绘画部分,其处理太湖石与蜀葵花的方式与戴进、沈周别无二致。太湖石位于蜀葵花的右侧,层层向上的蜀葵,附以低矮的草丛为点缀。只是唐寅的笔墨相较二人略显粗糙。题画诗的部分为:“端阳风物最清嘉,猩色戎葵乱着花。雄黄更扰菖蒲酒,杯里分明一片霞。晋昌唐寅。”唐寅此画以写端午,联想蜀葵、菖蒲这类端午的时令花卉,轻松的基调,解释蜀葵与端午的关联。

陆治(1496—1576)的《端阳即景图》,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纸本设色,纵133.1 厘米,横64.3 厘米。陆治的此画在构图上仍旧与沈、唐无差异,可追溯戴进,只是将蜀葵花、石榴花的部分置于太湖石的前面,突出花卉的主题与端阳节的气氛。画面干净细致。画面题识:“葵榴花下自称觞,南极星辉满华堂,况是江南多胜事,朱明佳节正端阳。嘉靖癸亥仲夏,包山陆治画并题。”

蜀葵作为端午的时令花卉,常伴随着端午的意象出现。沈周、唐寅等人笔下的蜀葵也多以此为契机,再叠加其他的意涵于其中。沈周画中呈现的祝寿与蜀葵的药用意义有关。

而唐寅的蜀葵画仅有一首题画诗,也有端午节的意象,将蜀葵、菖蒲等写到诗中去。陆治则是直接描写端阳即景,将端午节的所见所感直接入画。

戴进在《葵石蛱蝶图》中仅有题款,并无其他对画作本身的说明。由上文提及的《耄耋图》可以推测,此幅《葵石蛱蝶图》也应当为祝寿或者端午之作赠与“奎斋先生”。这幅画之所以没有给观众明显的祝寿或者端午时令意涵的想象主要还是由于画幅上方的四首题画诗。四位诗人应友人之请题诗于画上,可能并非知晓此画的目的,只是根据画面内容加之个人的生平际遇随意题写,因此才有了诸如台湾学者对此画“情爱”32意涵的过度解读。这种对画作的“二次解读”在艺术作品中非常常见,多见于此类并无作者题跋的作品之上。意义的叠加与作品本身的意义之间经过了时间的发酵,变得陌生,才会有今人全凭推断的个人猜测。


四、小结


以上解读,对戴进《葵石蛱蝶图》之前的疑问,虽然没有十分确切的史料佐证,但是通过对画面本身以及题画诗的解读,加深了对此画创作目的的了解。画中的蜀葵、蛱蝶应是对现实之物的描摹,属戴进作品中极为少见的状物之作。

题画诗的唱和与画家创作之初意涵之间的断裂,与蜀葵传达的端午氛围渐行渐远,作品的意义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不断叠加。正是存在此类“图”与“文”之间意涵的断裂,才要求观赏者在解读此画时要加强对“图像本身”的结构以及“画面之外”两个方面的关注与理解。




(摘自荣宝斋《艺术品》,作者:朱燕楠)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